「我知道的,媽媽,我一定會以您為榜樣,做一個好母親。」

「傻孩子!」趙文英拍拍女兒的手,嘆息了一聲。

假如夏一涵願意回頭,她現在也還是希望她找一個單純的男人結婚,不過她知道夏一涵是不會改變的。

回去的路上,葉子墨還是開着那輛跑車,親自給夏一涵做司機。

知道車速太快,她會害怕,哪怕是路上沒有多少車,他還是沒有開的很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