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哈哈,我可是活的好好的,風光無限啊。我姐夫愛我姐,我就跟着沾光,我就可以在這裡說你。你呢?誰讓你被打進冷宮了,所以你弟弟也完蛋。宋家完了,宋家徹底垮了,就要家破人亡嘍!」

「莫小濃!你不得好死!不得好死!」宋婉婷連連咒罵,聲音一聲比一聲大。

樓下葉子墨的臥室,他剛把夏一涵身上的裙子給撕了,就聽到宋婉婷激動的怒罵上。

這樣動靜,他們哪裡還能有心思親熱?

葉子墨霍地起身,夏一涵也有些着急,關切地問:「這是怎麼了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