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副會長上次接鍾於泉的命令給宋婉婷下迷 藥的事一直都沒跟他夫人說,他知道女人護孩子,不會肯讓他那麼做的。

現在是不得不說了,不說他夫人一定不會盡力幫他的。

他大略的把那件事講了一遍,果然他夫人的臉色一下子變的很難看。儘管平時宋夫人還是怕她丈夫的,不過在涉及到子女的問題上,她也不大讓步。

宋副會長被夫人狠狠地批了一頓,他就靜靜聽着,等她發完了脾氣,他才耐着性子說服她:「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嗎?我的女兒我不心疼?不是沒辦法嗎?」

「夫人,你要幫我,我懷疑鍾於泉馬上就要對我動手了。你要知道他這個人多心狠手辣,他現在肯定是覺得我不是他的人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