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子墨就知道宋副會長會這麼說,他冷冷地掀了掀嘴角,不無沉痛地嘆了口氣。

「不是婉婷和孩子沒福氣,是我沒有。孩子沒了,婉婷心裡一定不好受。您的擔心是對的,我也聽說產後憂鬱症很可怕。婷婷怎麼樣?醒了麻藥沒有?她還能接受這件事嗎?」

葉子墨一連串的追問,讓宋副會長有些意外,他是真沒想到葉子墨會這麼關心他的女兒。

他心裡是嘆息了又嘆息,要知道他能對宋婉婷這麼好,如此珍惜那孩子,他不該是這麼做的。

鍾於泉是一把手,他和葉浩然是二把手三把手,要是他們兩個人聯合對抗姓鐘的,鹿死誰手,也未可知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