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小麗的臉上顯出極度驚訝的表情,除了驚訝,還有恐慌。她是沒少幫宋婉婷幹壞事,可是殺人這樣的大事,她還是很害怕。

這意味着什麼,她比誰都清楚。哪怕她是被宋婉婷指使的,她作為直接的辦事人,也一定逃不了關係。

萬一有一天她和宋家翻臉,她身上背着一條人命案,她還想活嗎?

「我知道了,婉婷姐,我覺得你說的方法好,我一定會努力嘗試的。」肖小麗緩過神來,這樣接了一句,意思是告訴宋婉婷,她會盡力的。

其實這已經是她的推托之詞了,她會盡力,會儘快,也是她會把這事給無限期推後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