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到底不是一般人,這樣一聲厲喝,幾名記者還是有些怕了。

「寶貝兒,沒事了,別怕,我們是正大光明的,我們不怕。」他溫柔地說,溫柔地撫摸夏一涵的頭髮,夏一涵為配合他,只是把頭更貼近地埋在她胸前。

海志軒說這些話時,已經為以後的說辭埋下了伏筆。他沒有正面承認他們昨晚做過什麼,他只是承認他喜歡夏一涵而已。

「好,海理事長我們不拍她的正面,但我們關心海理事長的私事。所以請您回答我們幾個問題,行嗎?」一名記者的態度沒有像開始那樣咄咄逼人,而是用婉轉的方式再次提問。

「說吧,能回答的,我會回答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