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婉婷走出葉子墨的臥室,臉上溫柔的笑容也收斂起來了。葉子墨褲子上還有着一大片一大片的血跡,她看着也是觸目驚心的。

她想,這車禍多半是真的,不會有假。畢竟記者是她爸爸找來的,定是她爸爸的人,他想在他們眼皮子底下作假也不可能。

那要是真的,會是她爸爸做的?不然為什麼會這麼巧,記者來的時候,他就出車禍呢?

她父親雖說是膽小謹慎,不過要真惹急了,也不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,她還是了解父親的。這次葉子墨撮合肖小麗和宋書豪,那恐怕也是碰觸到了他的底線。

爸爸啊爸爸,你這麼做還是很好的,就是要給他點兒顏色瞧瞧,讓他知道,我們宋家人也不是這麼好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