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幕,夏一涵心裡又怎麼會好受,她別看眼不去看,把目光投向別處,正好看到海志軒的車快速駛離。

車速非常快,幾乎就像箭一般,夏一涵明白,這是海志軒生氣了。

也不怪他生氣,他是為她而來,為她打葉子墨,為她抱不平。她連個笑臉都沒有給她,他當然難過。

她目送着海志軒的車離開,心裡不是沒有一點兒感觸的。

人非草木,有人這樣真心誠意的待她,不管她曾經有過怎樣的經歷,不管她心裡依然深愛着別的男人,他還是執着地要保護她,她能不感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