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姐,我一定陪你一直到勝利的時候。誰叫你是我姐呢,我不幫你誰幫你?」莫小濃抱住夏一涵,很仗義地說。

「謝謝你小濃,你要是什麼時候堅持不住,隨時離開,姐不怪你,你有這份心姐就高興了。你從小就沒受過什麼委屈,現在願意為姐受委屈,姐會記住的。」

傻丫頭,你就不這麼做,有姐的就有你的,姐看着你長大,會捨得你吃苦嗎?

這句話她沒說,她想,莫小濃一向是真真假假的吧,她不是總不知道她打什麼主意,她只是更喜歡往好的方向想而已。

按照常規的時間表,這時葉子墨要開始晨練,所有女傭人要在健身房列隊,在旁伺候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