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婉婷知道葉子墨在大事面前必是選擇忍,連他們的臥室都讓給她了,這時她怎麼過分,他必定是順着的。

果然葉子墨眉頭一皺,冷漠地看向夏一涵,低喝了一聲:「她肚子裡是我的孩子,你這麼做是什麼意思?道歉!」

劉曉嬌也皺起了眉,她雖是個下人,雖是鍾於泉安排進來的人,但她是從內心裡欣賞夏一涵的。

莫小濃聽到葉子墨這樣斥責姐姐,心裡更生氣,還沒等夏一涵說話,她就搶先說了句:「姐夫,你說過一輩子照顧我姐姐的,你說過永遠愛她的,你怎麼能幫着外人欺負她呢?」

「小濃,別說了。」夏一涵扯了扯莫小濃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