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那您為什麼要那麼說,她肯定很傷心。別說她傷心了,您的樣子真嚇人就是我看了,都以為你是真認為是她害的呢。她那麼單純,怎麼能分得清楚您是不是故意這麼說的?我看她來這裡找宋小姐談話全是為了您,她是要接受這個孩子才會來的。」

葉子墨皺着眉,沉默。

他何嘗不知道他女人傷心了,他願意這麼傷他的心嗎?

今天來的路上他發現他乘坐的那輛車被動了一些手腳,雖不是很厲害的問題,也足以讓他警覺了。

葉家那麼多的安保員,平時看起來每一個都可靠,每一個都忠心耿耿,可你知道誰的心到底長什麼樣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