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要是睡熟了,他可以好好抱抱她了。

他悄悄進了二樓臥室,果然跟他想的一樣,那女人被他蹂令的累壞了,這時不僅僅是睡着,還發出輕微的鼾聲。

他心裡嘆息了一聲,尚床把她攬在懷裡,輕撫她的發,想讓她睡的更香。

夏一涵太困了,只知道尋到了最讓她安心的味道和懷抱,她更湊近他,弓着身子,像個小貓似的縮在他懷抱中。

她醒的時候,床上只她一個人,那個人留下的味道已經分不清是昨夜的還是凌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