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一涵和葉子墨回了別墅,他睡的就像昏過去了似的,要不是他始終發出微微的鼾聲,她真以為他是昏倒了。

管家見夏一涵回來了,異常的高興,他忙安排了六名強壯的安保員,把葉子墨抬進臥室,放到床上。

夏一涵叫管家把醫生叫過來,給葉子墨看看,他們不看,她總是不安心的。

中西兩位醫生來,把脈,量血壓,最後兩個人告訴夏一涵,葉先生沒什麼大礙,可能是過於疲倦了,才會這樣昏睡。

「我現在就去熬醒酒湯,要是葉先生醒了,麻煩您讓他喝一些,就完全不會有事了。」夏一涵點頭致謝,送兩位醫生出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