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大概能猜到她是夢見他不讓她走,他想聽她說出來,只有她說出心事,他才有可能幫她打開心結。

「你真想聽我夢見了什麼嗎?」夏一涵冷聲問他。

「想,你說吧。」

夏一涵坐起身,她想跟他好好談談,再次告訴他,她的想法。

葉子墨也坐了起來,伸手拿了一個靠枕給她靠在身後,怕她咯到了後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