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子墨不告訴她,是他早預知了她會難受。他認為她是這世上最善良,最純真與無私的女人。他始終認為她愛他愛的可以接受他的一切,他以為她會毫不猶豫地繼續跟他在一起,甚至願意給他孩子做後媽。

她確實沒有他想象中那麼痴迷,是他的魅力不夠,還是她們的感情不夠?

他的心痛了又痛,那種想要求得她原諒的柔和表情變了。

他的嘴角邊掀起一抹冷笑,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看着她的眼睛說:「你要是愛我,我說不準會放了你。你越是不愛我,我偏就要把你留在我身邊。我說過,你是我女人,一輩子都只能被我一個人占用,別人看也別想看你一眼。」

他冷漠地說完,忽然起身,清冷地說了聲:「你睡吧,今晚你會如願以償,不必跟我一起睡。不過別想把我關在門外,我想要你的時候,我隨時可以進這間房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