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安排給她的安保員,可以是保護她用的,也可以是看着她的。

葉子墨知道他女人專門為別人着想的,他這麼說只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,讓她不一直想着宋婉婷的事。

她臉色還是很不好看,他很想吻吻她,知道她這時一定不想被他吻,他沒那麼做,只是抱着她,一直把她抱上車。

夏一涵的小臉冷冷的,看也不看葉子墨一眼,卻也沒看窗外,她不想給他一種不敢正視他的感覺。

她只想要心如止水,再不為他起一絲一毫的波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