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不知道這無妄之災是怎麼來的,明明他已經答應了葉子墨的條件,他多少次都想想辦法把女兒給弄出來,就是忌憚葉子墨,沒敢動。

「子墨,我想你一定是誤會了,我沒做過什麼。」關鍵時期,宋副會長也顧不得面子了,要是倒了台,那才是真正的沒面子。

「你沒親自做,也是你身邊人做的,別人沒有立場做這些,不想我繼續你就想辦法把你身邊的人身邊的事給理清一下吧。」

「好,我今天就徹查,看看我身邊是不是有什麼人背着我做了什麼事。子墨啊,要是給你帶來了什麼困擾,我給你道歉。婷婷好嗎?好些天都沒有她的消息了。我出事你不要讓她知道啊,她這丫頭心事重,有點兒什麼事晚上是睡不好的。她身體怎麼樣都不要緊,別影響了孩子。」

葉子墨依然面無表情,果斷按斷電話,不想再和宋副會長說什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