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婉婷忙正色道:「我明白的,鍾伯伯只是嫉惡如仇。就是見了夏一涵,我也會對別人說是我自己想辦法去見的,怎麼會跟您有關係呢。」

「好吧,我儘快幫你想辦法,你安心養着,鍾伯伯這就走了。」

鍾於泉走後,宋婉婷高興地揚了揚嘴角。

她明白,鍾於泉那麼說,就一定會讓她見到夏一涵。

她現在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,就算是她見了夏一涵,葉子墨也不會忍心讓她把孩子打掉,所以對她來說,已經沒有風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