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於泉最後甩了一句話,碗筷一推,氣哼哼的回書房了。

鍾雲裳的淚水奪眶而出,她不想氣她的父親,也不想讓她母親不高興。

可是她要說出她的立場就註定會讓他們不高興,好像她不領情似的。

她有時候很不懂,為什麼她的父母不把氣節放在最重要的位置,他們除了她這個女兒,似乎從不去考慮別人的感受,哪怕是對方的感受。

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這樣一個家庭長大,讓她不知道該怎麼去愛,也許她實在不懂愛,所以她也沒辦法獲得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