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冷靜?」岳木蘭就差伸手打趙文英了。

「要是我跟你丈夫單獨在一起密會,還派人在外面守着,你能冷靜嗎?趙文英,年輕時我就警告過你別接近我丈夫!為什麼你現在有了李參謀長了,還要來引誘我丈夫?是你男人年紀大了,不中用了?」

趙文英的臉倏然尷尬地紅了,她被她帶着侮辱性的話說的,好半天接不上話。

「行了!別發瘋了,你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,怎麼能亂說話。是我找她來的,我找她談一些事。」鍾會長臉一沉,試圖讓岳木蘭安靜下來。

岳木蘭冷冷一哼,反問他們:「你們談什麼事?談事不能光明正大的談嗎?要兩個人單獨約在這麼見不得人地方?就算真談,也是談你們見不得人的私生女吧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