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作為孩子的父親,本來是不該盼着孩子有問題的,可孩子如果是健康的,叫他下命把好好的這麼大的孩子給打了,他真不忍心。

「目前彩超主要是檢查這些項目,確實不存在明顯的問題。」醫生說話總是保守的,不存在明顯問題,這裡面已經給自己的話留下了空間。

「那麼不明顯的問題,會有嗎?」葉子墨明知醫生根本沒辦法還是問了一句,張醫生搖了搖頭:「抱歉,不是所有問題都能通過彩超拍到,目前我們沒有這麼先進的技術。」

宋婉婷的淚越流越凶,她聽到葉子墨的問話,覺得孩子這是保住了。

只要孩子在,葉子墨怎麼可能不在意他親生的孩子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