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一涵這時想起了駕駛員,他們是不是又在看他們了?

「他們跟我們的方向相反,寶貝,別怕。」他在她耳邊低低地說,她有些聽不清他的話,卻還是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解釋完以後,他的大手更加的肆無忌憚,力道越來越大,好像她的身體就是一團耐揉的麵團兒,他又是搓,又是捏,又是捻。

若不是這樣的季節在甲板上還是有些微微的涼,他一定已經把她放倒在甲板上,徹底辦了她。

在他的女人有了激烈的反應,他打橫把她抱起來,回到艙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