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有,她與母親的第一次見面,相認,這樣的情形,他都會幫她記錄下來。

以往有任何活動,葉子墨都會叫林菱幫他預定酒店,這次他親自打電話預約了一個吃飯的地方。

那裡外人一般不知道,他和夏一涵去哪裡吃飯都無所謂,事情涉及到李夫人,他就必須謹慎了。

做好準備後,他打了李夫人的手機,自從知道了李夫人有可能是夏一涵的母親,他始終派人在留意着她的動向。

李參謀長回京了,李夫人獨自留在東江,他想也知道她定是在等待着鑑定結果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