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讓她絕!讓她餓死算了!我海某人沒有這種不爭氣的女兒!」他在樓下吼得震天響,樓上的海晴晴聽的清清楚楚。

她越發的咬緊牙關,下定決心,餓死都不向父兄屈服!

這晚夏一涵就在自己房裡睡的,沒有踏進葉子墨的房門半步。

吃過飯以後,葉子墨邊在電腦前工作,其實心裡還是盼望着夏一涵能進來。如果她來了,他想,他可能不會再說昨晚那樣的話,不會趕她走了。

莫小軍是跟她從小一起長大的親人,她看到他被關,看到他被打,心裡難過,他不是不能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