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一涵一邊搖頭一邊打斷她的話:「不,酒酒,別說了,你沒有哪一點不如晴晴。人和人是不能比較的,你相信我,你是世界上最可愛,最善良,最美好的女孩子。」

「我不要最善良最美好,我就想要莫小軍多看我兩眼,我就是希望他能看到我的存在,能愛上我!一涵,你告訴我,我是不是必須得放棄?」

她真的問住了她,此時此刻,她還能跟她說一聲,親愛的別放棄,堅持下去嗎?她說不出口啊,而且萬一他們將來不能在一起,她現在越堅持,越往前走,將來就會越傷痛。

「酒酒,對不起,可我還是想說,長痛不如短痛,放手吧!」

酒酒拼命的搖頭,眼淚順着臉頰不停里流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