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騙你幹什麼呀?我現在才知道,我莫小濃就是個沒人管的人。你不來,小軍哥也不來,我發生了這麼大的事,我就天天一個人在醫院裡呆着。姐,你知道不知道我這心裡有多難受?」莫小濃說着,聲音有些哽咽,夏一涵心裡又牽掛起來,忙輕聲安慰她:「對不起小濃,是姐不好,姐想辦法來看你,明天哈,明天就來,行嗎?你要照顧好自己,別哭,別生氣,這是一輩子的事,留下病根不好的啊。」

莫小濃長長的嘆息了一聲,又低低地說:「姐,我真是想你了。那個營養師做的東西,沒有姐你做的好吃,我想吃姐給我煮的粥了。」

「好,姐想辦法啊。」夏一涵連連安慰,才聽到莫小濃又高興起來的聲音:「姐你可別騙我,你明天不來,我就不吃飯!」

結束通話,夏一涵又牽掛莫小濃,又牽掛莫小軍。

他怎麼沒有去莫小濃那裡,卻也沒去工作的地方,也沒回住處呢?難道他真是出了什麼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