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激烈的動作忽然停了,俯下身臉貼近她的臉,在她耳邊冷冷命令道:「給我睜開眼睛!」

她無動於衷,她就不睜開眼,她不想見他,不想看他粗暴占有她的樣子,她會恨他,也會記住他。她不要記住他,她要忘了他,忘了這個讓她傷心至極的男人。

不睜開眼睛嗎?他有辦法讓她睜開,有辦法讓她面對。

她不在乎他葉子墨,絲毫也不在乎,但她在乎莫小軍,不是嗎?

「你不配合,我馬上就叫林大輝去安排人,對付你的莫小軍。不一定會要他死,可以是要他坐牢,也可以是要他受傷。他不是我弟弟,他只是一個跟我毫不相干的人。我可以任意對待他,甚至可以讓他永遠都做不了男人。」他在她耳邊緩緩說道,語氣不重,可是說話的內容卻是讓夏一涵那麼害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