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股溫柔勁兒,是這些天來都沒有的,葉子墨閉着眼睛,一句話不說。他心裡其實很希望她能一直這麼溫柔,她這樣,應該是有事,他猜得到。

「有什麼事直接說,我不喜歡拐彎抹角。」他冷冷淡淡地說。

夏一涵心想,不喜歡你還不是讓我捏了這麼久嗎?就是嘴硬吧。

「是有一件小事,不過我不是因為要求你什麼事,才這樣對你的。」夏一涵輕聲說。

「什麼事。」他又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