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把她壓倒在地毯上,沒有任何前戲的開始。

在酒精和迷 情香水的雙重作用下,宋婉婷享受到極 致的歡 愛,雖然他很粗暴,甚至有幾次喊的是夏一涵的名字。

她根本就不在乎,她吃了郝醫生給她配的懷孕方子,她不需要多,她只需要一兩次這樣的纏綿就夠了。

一旦她肚子裡有孩子,這裡就是她的天下!

夜漸漸深了,酒酒終於撐不住,已經沉沉的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