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於是叫林大輝安排人來也取了他自己的標本,送樣去做DNA,這是最直接也最有說服力的證據。

在結果出來之前,他並不想跟夏一涵有過多的交流。

只是在他一個人坐在書房裡的時候,滿腦子都是那個女人的一起,還有海志軒那句,他不放心你,讓我來看看。

甚至他也想起了,中午在飯店事,她執着地讓他吃飯,那樣堅持的模樣,真的很讓他心動,讓他憐惜。

女人,你現在在幹什麼?也會這樣想起我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