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呀,這麼生氣,他又是那樣一個人,就別去了吧。還是不要太勉強了,這樣你不高興,他也未必高興。」夏一涵又勸,誰知道酒酒宣洩完,已經是一臉的笑容了。

她拉住夏一涵的手臂,很花痴地說:「我跟你說,要是你見到這麼帥的人,你也會放不下的。算了!我說了你也不一定會信,真的,我覺得跟咱太子爺不相上下啊,只是風格不同。明天,明天我拍他的照片給你看,你等着!」

夏一涵的性子淡,不像酒酒那樣對什麼事都感興趣,她說要拍照片,她也就是聽聽而已,還隨口應道:「好啊,你拍吧,我看看到底有多帥。」

於是酒酒開始在想明天要穿一件什麼樣的衣服,在這裡除了女傭制服就是女傭制服,難怪那傢伙對她無動於衷。明天她去之前,要去商場買一條很漂亮很漂亮的裙子才好,迷死他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