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酒挑了挑眉,想着今天車昊不理她,別她折磨的很不耐煩的樣子,咧嘴笑了。

「我也覺得是,哈哈,我現在都開始同情他了。」

「嗚嗚……」絨絨又叫了兩聲,提醒它的兩位美女主子,它很餓。

夏一涵忙加快了腳步,到了廚房裡,她跟廚師打了招呼,取了點兒牛奶微微的加熱後拿了個很淺的小盤子,絨絨對這裡的純牛奶顯然很受用,伸出粉紅的小舌頭,一會兒就把牛奶舔光了。

「我可以拿一些牛奶回去放到主宅大廳的冰箱裡嗎?」夏一涵問廖廚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