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人互相記下了手機號碼,酒酒就捧着她的手機盒子回工人房了,她說要好好研究一下那些高級功能。

靜下來的夏一涵,始終在想着葉子墨,不過一直到晚上他都沒有回來。

夜裡,夏一涵起來無數次去他房門口,都沒聽到有他的聲音,他徹夜不歸。

因為白天有了林菱來送手機的事,這至少說明葉子墨是安全的,所以她想,他可能只是生氣,刻意避着她。

凌晨四點的時候,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,夏一涵又爬起來到葉子墨門口看了一次,他還是沒回來。就在她轉身要回房間時,忽然聽到隱隱的哭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