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單的幾個字,含義卻深沉。他甚至想不到,她會這麼柔順地答應,沒有一絲的抗拒。難道她真的已經愛上他了?一個女人,應該是只有在愛一個男人的時候,才會想給他孕育生命吧。

他沒再問她愛或者不愛,不想這難得的好氣氛被破壞。

「看來,這兩天我要努力奮鬥了?」他嘴邊兒掛着一抹邪 笑,輕聲問她。

夏一涵的臉又盪起了紅潮,輕輕捶了一下他。

葉子墨朗聲大笑,把她更摟近了些。這時他忽然有點兒感慨,怪不得林大輝那個軟腳蝦被他未婚妻給整治的服服帖帖,原來男女相悅是如此美好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