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女居士求的簽文是:鵬鳥秋來化作鵬,憂游快樂喜飛騰;翱翔萬里雲霄去,餘外諸禽總不能。」老僧人念道,就是他不解,從字面上大家也都能聽懂一二,總之是個上籤。

宋婉婷自小經常跟着外婆,母親到廟裡的,對這些求籤的事是非常信奉的。

她本來還在發愁,怕於珊珊把她牽扯出來,又怕夏一涵先於她懷孕奪了她的地位。今天聽了這個簽,心裡不由得開始高興。

這簽說的多喜慶啊,又是憂游快樂又是喜飛騰,並且最後點睛之詞竟然是,餘外諸禽總不能,也就是說她能做到的事,別人是做不到的。

想來也是啊,她出身高貴,就已經不是其他人可比的了,就算是夏一涵再怎麼努力,到底也是小門小戶的出身,跟她競爭本來就希望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