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世上大概任何女人都比那個女人有心,哪怕他只是說了這樣一句清淡的話,還是有幾分是為了讓那女人吃味才說的,宋婉婷都能這麼感動。

反觀那個該死的女人,心裡就知道想着別的男人,對他是太無情冷漠了。

莫小濃拼命給姐姐使眼色,想要她也關心葉子墨,也給他弄些吃的,夏一涵卻只當沒看見。

她不是不想讓葉子墨高興,只是這樣的場合不適合,付鳳儀在那兒看着,未婚妻怎麼關心他都行,哪裡輪得到她獻殷勤啊。

「子墨,馬上就中秋了,這兩天外面的月色很好,晚上我們去散散步嗎?」宋婉婷趁熱打鐵地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