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子墨說完這句話,利劍一樣的目光在夏一涵又有些泛白的臉上掃過,隨即緩緩站起身,對母親說道:「這些您都沒胃口,看來還是我親自去給您做一些吃的來。」

他只是漫不經心地看了一眼,付鳳儀卻看在了心裡。

管家忙跟上了葉子墨的腳步,餐廳里一時又恢復了安靜。

所有人都認為今天是付鳳儀非要趕夏一涵走,葉子墨又說由他媽媽做主,那麼夏一涵是非離開不可了。

莫小濃,酒酒,都還想要替夏一涵說什麼,又都不敢說了,怕越說情況越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