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一涵沉默了一會兒,開口說道:「在我心裡,你是我的朋友,也是我的恩人。不過以後,我只能把對你的感激放在心裡了。我可能沒有辦法跟你聊天,我不知道能說什麼話題。而且現在,我真的有些累,我想歇歇。」

「那你歇吧,到了我叫你。」

她看起來的確是很累,一臉的倦容,平時就很白皙的小臉此時有些蒼白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車內看不清,他覺得連她的嘴唇好像都是白色的。

真不知道葉子墨是怎麼照顧他女人的,竟把她給弄成這副模樣,還好意思來跟他吃醋!

夏一涵又餓又累,靠在后座椅上,慢慢進入了混沌狀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