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,葉先生,這樣不好吧。我還是……」他掃視了一眼她羞澀難當的小臉,心裡有些淡淡的喜悅,卻不行於色,看起來臉色還是臭臭的。

「我覺得很好,我喜歡這種隨時可以享用的感覺。」他不咸不淡地說道,直讓她覺得他是心理變態了。

她就是他的玩物,食物,他都這樣說了,她是徹底沒有理由拒絕了。

不被允許回房拿衣服,她只好就這樣圍着那床毯子去了他的浴室,好在他也沒有非要她脫光光。

沖了個澡出來,她重新圍着那床毯子在他床上坐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