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葉先生,吃飯了。」保姆小蘭站在門口說道。

「知道了。」

「去吃飯!」他冷硬地說完這三個字,轉頭開門就走。

夏一涵深呼吸,默默地跟自己說,他就算說他沒有同情心,至少他還沒有開口趕她走。

只要她不走,就有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