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夏一涵幾乎沒什麼能夠帶走的東西,除了兩套女傭制服,女傭睡裙就是她帶進來的手包了。她把幾件簡單的衣服裝在一個紙質購物袋裡,到大廳里對宋婉婷說道:「多謝您送了那麼多東西給我,您的好意我都心領了,您的那些貴重物品我放在了客房裡。再見!」

「哎呀,涵妹妹,你看你這客氣……」

「車備好了嗎?」葉子墨不耐地打斷了宋婉婷的客氣話,扶着她母親走出主宅。門外停了一輛七座的商務車,葉子墨陪母親坐在最後一排座位上,夏一涵則和保鏢坐在中間,他的秘書林大輝坐在副駕駛。

葉子墨雖不常回家,卻也知道葉浩然的行程,那是為了他回家看母親時可以跟他避開。今天正好葉浩然不在,到了省政府的住宅區,葉子墨就吩咐隨行人員回去,他則要陪着母親吃中飯。

葉浩然和付鳳儀的住處不像葉子墨的那麼奢華,只簡單的三室一廳,家具大多為木質,看起來很樸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