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一涵不知道她怎麼做得到這麼大方,當然她心裡一定不是這麼想的。

但要是換了她,哪怕做表面工作也做不到。

此時此刻,她站在這裡,被宋婉婷說成是葉子墨不見光的小老婆,她忽然想起海志軒跟她說過的話。

他說:你在他心裡算什麼?他要是真覺得你重要,會去跟別的女人訂婚嗎?

她忽然之間,徹底清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