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叔叔阿姨,這麼晚打擾,實在抱歉。」

「理解理解,要訂婚了,小兩口難捨難分再正常不過了。」宋夫人笑道,宋婉婷則臉一紅,輕聲嗔怪了一聲:「媽!」

葉子墨爽朗地笑笑,帶着幾分客氣的語氣,淡然問道:「怎麼沒見到書豪,不會姐姐訂婚前夜,他跑出去玩了吧?」

宋婉婷剛要回答,就聽到裡面客房裡傳出一聲微弱的痛呼聲,葉子墨去端茶杯的手僵了一下。

他表情上沒什麼變化,聽到宋婉婷說:「那個懶傢伙睡了,根本就叫不起來。」後,他立即問道:「聽母親說夏一涵到這裡來了,怎麼沒看到她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