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鳳儀溫婉地笑道:「這是喜事,阿姨怎麼會不高興呢?」

對夏一涵這件事,她回去以後還在勞神。

他在外面怎樣,宋婉婷畢竟看不到,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夏一涵卻是在家裡,葉子墨公然優待一個傭人,總會讓宋婉婷不舒服的。

他們訂婚在即,付鳳儀是真不想看到生出什麼枝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