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好看出夏一涵為難,再次強調:「我真的早想自己去做些什麼了,就算葉先生不開除我,我也會辭職的。」

他又在葉子墨面前深深鞠了一躬,對他說:「葉先生,非常感謝您當時同意我進葉家,在這裡我學到了很多。」

是一個有擔當的人,葉子墨心裡有幾分欣賞,表情上倒看不出什麼。

「有五十萬嗎?」他再問夏一涵。

當然他知道,她想要這個錢,恐怕姓海的會給她出,現在卻是遠水解不了近渴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