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志軒正視着葉子墨,很認真地說道:「我沒開玩笑,子墨大方,一向是言出必行的,我今天就帶你走。」

說完,他就想伸手拉夏一涵,卻被葉子墨長身一擋,海志軒的手落了空。

葉子墨也正視着海志軒,輕描淡寫地說:「任何事,都是有期限的。當時給你不要,現在想要,還不給了。實話告訴你,她已經是我的女人了。我的女人,在我膩味之前,是不可能分享給別人的。」

他說完,再不想跟海志軒多討論一句,而是回頭死死攥住夏一涵的手腕,沉聲命令:「跟我走,剛剛的事還沒有做完。」

這話把那方面的事暗示的太明顯,夏一涵的臉不由得又侷促的發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