飯後,宋婉婷陪着付鳳儀聊天,一張巧嘴哄的未來婆婆開心極了。

夏一涵則還硬撐着,被管家吩咐來吩咐去,馬不停蹄地做家務。

她比任何人都回房晚,回到工人房已經是十點以後了。趙天愛這天也累,早在床上睡的昏天黑地了。

夏一涵幾乎是栽倒在床上的,酒酒和劉曉嬌一直不放心她,聽到她房門響,忙悄悄起床過來看她。

她的額頭已經燙的嚇人,持續的高燒已經讓她漸漸的失去意識了。她緊閉着眼,嘴裡說着些她們聽不懂的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