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他在他母親面前替她說話,那時他正好剛吻完她,也許還意猶未盡呢。昨晚她拒絕做他女人,又對他說謊,他本來就在生氣,肯定不會為她跟他最敬重的母親作對啊。

「葉先生!」她喚了一聲,下定最後的決心,她要向他道歉,跟他坦白。

她賭他有一絲正義感,能願意幫她一把。

葉子墨沒停步,也沒回頭,只冷冷地說一句:「還不跟着?是想讓我把你趕出去嗎?」

夏一涵如遇大赦,立即明白過來,他一定在背地裡幫她做過他母親的工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