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怕她否認的慢一點,葉子墨會對海志軒有想法。海志軒算她恩人,也算她朋友了,她在言行之間,絕對不可以給他添麻煩。

葉子墨鷹一樣的眼盯着她看了幾眼,才冷淡地說了聲:「今晚就在我房裡過夜。」

說完,他伸手把床頭燈關了,在床上躺好。

他的語氣根本不容夏一涵拒絕,可她還是想拒絕,這一次不全是為她自己,也是為他。

她站在床邊,低聲說:「葉先生,您母親好像並不希望見到我跟您在一起。您又是個孝順的人,一定不願意讓您母親不高興,還是允許我回工人房吧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