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子墨的手快速地伸出,只一兩秒鐘之後,他又縮了回去。

海志軒和他的動作差不多,也動作利落地伸手抽手。

就這樣,沒有一個人阻止夏一涵,她空着的那隻手下意識的抓住桌子,手中的菜連同湯汁全部灑落到海志軒的藍色上裝的下擺處。

「對不起,對不起!」夏一涵連連道歉,忙從餐桌的紙巾盒裡抽出紙巾遞給他。

實在菜灑的位置她不好用手去擦,只能麻煩他自己擦了。

海志軒一邊說着沒事,一邊接過她手中的紙巾擦了兩下。

葉子墨依然端坐不動,只是略帶幾分歉意地說道:「她新來的,有些笨手笨腳。夏一涵,你帶海先生到衣帽間去換一套乾淨的衣服。」

海志軒的身高和葉子墨差不多,只是身材沒有葉子墨這般壯碩,從尺碼來說,他還是可以勉強能穿葉子墨的衣服。

「海先生,真抱歉!請您跟我來。」夏一涵極禮貌地說道。

「好。」

海志軒應了一個字後,在夏一涵的帶領下步出涼亭,往主宅走去。

管家忙三兩步跑到葉子墨面前小聲問道:「葉先生,您看,要不要我跟去伺候?」

「不用。」

既然兩個人總要單獨找個機會交流,他何不做個順水人情,讓他們大大方方的去呢。

他葉子墨還會擔心小小的女傭?

「葉先生,我覺得夏一涵就是故意這麼做的,她想引 誘海先生。就像引 誘您一樣,她真是太不老實了,我覺得您應該開除她!」

方麗娜本以為夏一涵做了這事太子爺會大發雷霆,誰知道他的臉上一點兒生氣的意思都沒有,這實在太讓她急死了,也氣死了。

葉子墨百無聊賴一般,手指在紅木餐桌上輕輕彈動,沒回答方麗娜的話,像是沒聽見。

方麗娜還想再提醒一句,管家忙斥責住了她。

「哪裡輪到你多嘴了?安安靜靜地站着。」

方麗娜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閉嘴,眼睛還不甘心地看着夏一涵和海志軒的背影。

四周沒有人時,夏一涵再次給海志軒道歉。

「今天實在對不起,我……」海志軒擺了擺手。

只剩他們兩個人,海志軒臉上那種儒雅的微笑反而不見了,一張臉也相當嚴肅。

「你在這裡過的不好吧?」他問她。

夏一涵微微笑了下,回他:「很好,我還沒有當面謝謝您。要不是您救了我,還給我指引了這條路,我恐怕還在被人追着四處躲。別說給他翻案了,就是命都可能保不住。」

海志軒停下腳步,回頭認真審視了一下她的臉。

他和她本不熟悉,可是她的所作所為總讓他有種說不出的感覺。

本來他也不急着來這裡,是上次見她時她那悽惶的掛着淚珠的臉總讓他揮之不去。他才借着會長的吩咐,過來看看。

「謝我就不用了。如果你願意把你在這裡的真實情況告訴我,我一定洗耳恭聽。」

「我只是做一個普通的女傭,除了有些累,也談不上什麼真實情況了。」夏一涵淡然說道。

「你右臉上明顯有巴掌的印記,再者別人的衣服都那麼合身,為什麼只有你的不同呢?」他直視着她的雙眼,問道。

從他進門,他就注意到了這些細節,她在這裡情況很糟糕,她說一切都好,應該只是忍着吧。

夏一涵摸了下自己的臉,自嘲地笑了,輕聲說:「有那麼明顯嗎?其實也沒什麼,她們以為我是想做太子妃,偶爾為難一下我。過一段時間,她們覺得我沒那個心,可能就不會這樣了。」

「你剛才不是自己摔的吧?」他重新挪動腳步,同時再次問了她一句。

他和她真的只有一面之緣,她沒理由跟他說她有多委屈,被誰冤枉,被誰絆倒,跟他有什麼關係呢。

「是我自己摔的,謝謝海先生,您真是個很細心的人。」她恭敬地說道。

她不想多說,他也不再多問。

依然是夏一涵在前方帶路,海志軒在後面默默跟着。

快到主宅之前,夏一涵打破沉默。實在是葉子墨和他父親之間關係的問題讓她始終在猜想,糾結。

「海先生,我想問您一個問題,不知道行不行?」她緩緩說道,海志軒點了點頭。

「問問看吧。」

「您是知道的,我來這裡就是想做好女傭的工作,等待着有一天葉先生的父親來這裡看他,我好當面向他告狀,給我男朋友翻案。我那天在他臥室里看到他和他母親的兩張照片,卻都沒有他父親。我怕他們父子兩個人不和睦,根本就不會見面,如果是那樣,我留在這裡也沒用。」

海志軒沉吟半晌,問她:「你一定要給他翻案嗎?我是說,人死不能復生,其實你這麼做,能有多大意義呢?」

夏一涵停下腳步,轉過身目光堅定地看着海志軒,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道:「一定要!我不會讓他白白的死了!」

「你留在這裡,就有可能被葉子墨看中。一般他看中的女人你想過沒有,他有可能會強迫你。你真的為了你男朋友,願意做任何犧牲嗎?」

他又一次認真審視着她的小臉,好像內心裡有些期待她說放棄。

夏一涵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,那天晚上葉子墨的舉動讓她想了很多,卻沒有最終下定決心。今天被海志軒問出來,她覺得這個問題好像避無可避了,她死死咬了一下嘴唇,臉上的表情變的悲壯。

「如果委身給他真的能把害死小軍的人扳倒,我願意!」

自然,這是最最最壞的打算,不到萬不得已,她不會連自己也賠上,小軍不會希望她那麼做。好在葉子墨只是戲弄她,但願他永遠都覺得她不夠格上他的床。

她執着的眼神讓海志軒心底再次掠過很特別的一種情愫,不過表面上看不出來。他沒什麼表情地說道:「既然是這樣,你就在這裡堅持吧。我回答你開始問的問題,不管他們父子的關係怎麼樣。你要記得他是葉浩然的兒子,要是兒子不買老子的賬,老子總會想辦法對他好,當然,也包括對他身邊的人好。你是個聰明的女孩子,自己去領會吧。」

一語點醒夢中人,夏一涵好像重新看到了希望。

「謝謝!真的非常感謝你,海先生。」夏一涵誠摯地說道。

海志軒的立場來說,夏一涵留在葉家,對他有百利無一害,他竟然會開口勸她放棄,這在他自己看來是真的很不可思議。